深圳香港物流頻道 > 文娛看點

大劇院版《黨的女兒》首演在即 雷佳廖昌永領銜

來源: 北京日報  
2021-07-06 11:27:13
分享:

  主創團隊介紹《黨的女兒》排練進度。 記者 方非 攝

  “朝霞滿天,杜鵑花開。紅色基因,代代相傳。”國家大劇院第一排練廳裏,鮮紅的標語鼓舞人心,經典民族歌劇《黨的女兒》正在緊張有序地排練。

  1991年,集結了全軍文藝力量的民族歌劇《黨的女兒》成功首演。30年後,建黨百年之際,經典歸來。7月13日至18日,國家大劇院版經典民族歌劇《黨的女兒》將與觀眾相見。

  三十年後復排

  “守正創新”壓力大

  《小別離》《小歡喜》等熱播電視劇,讓許多觀眾記住了導演汪俊的名字,但對歌劇舞台,汪俊始終抱有一種特殊的情結。1991年,剛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不久,汪俊就參與執導了歌劇《黨的女兒》首演。整整30年過去,與《黨的女兒》重逢,汪俊格外驚喜,更覺得責任重大,他用“誠惶誠恐”來形容這段時間的心情。“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我對這部作品太熟悉了。”汪俊跟過90餘場《黨的女兒》的演出,“所有的唱段、調度,我都背得滾瓜爛熟。”至今,《黨的女兒》已演出過600餘場,前輩們塑造的角色形象在觀眾心目中難以撼動。

  但30年來,觀眾的審美習慣也隨時代發生變遷。本次創排過程中,汪俊經常提到“守正創新”的原則,在保有經典作品原本基調的同時,本版《黨的女兒》將大膽探索。汪俊透露,在舞美方面,主創團隊將進行相應的調整,另外,此前的版本中,合唱團在樂池中演唱,這一次,他們將走上舞台,扮成羣眾角色。

  在音樂方面,執棒本版《黨的女兒》的著名指揮家李心草精益求精,他花費了很長時間,與當年參與創作的作曲家、國家大劇院的工作人員一遍遍校對總譜,樂團排練時遇到的問題更要及時改正。

  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雷佳將飾演女主角、共產黨員田玉梅。“田玉梅是非常經典的人物形象。”電影、歌劇、京劇等藝術形式都有過精彩的詮釋,從前輩們手中接過接力棒,雷佳一直在思考,“新時代的舞台上,究竟要有什麼樣的田玉梅?”她循着戲劇發展去探尋角色的內心世界,“她是温情又嚴厲的母親,是支持丈夫事業的妻子,更是信仰無比堅定的黨員,我希望從不同的側面來豐富這個角色。”當年首演版的主演前輩也來到了排練現場,手把手地教大家揣摩每一個角色。從《黨的女兒》中,雷佳看到了藝術的薪火相傳,更看到了紅色血脈和信念的代代傳承。

  從《偉大征程》到《黨的女兒》

  多位主演無縫進組

  對著名歌唱家廖昌永來説,這個夏天格外忙碌。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文藝演出《偉大征程》最終的“領航”部分中,由殷秀梅、魏松、廖昌永、麼紅領唱的歌曲《領航》直入雲霄。當觀眾仍在回味它的餘韻時,廖昌永已無縫進組《黨的女兒》。

  “兼顧兩邊,的確有一些困難。”廖昌永説。6月初,他抵達國家大劇院排練《黨的女兒》,約一週後,他又出現在《偉大征程》的排練現場。《偉大征程》的全部演員近8000人,安排協調是極大的工作量,經常是在凌晨四點,廖昌永才收到當天的排練通知。

  雷佳、薛皓垠、王澤南、蔣寧等參演本版《黨的女兒》的歌唱家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。在《偉大征程》排練間隙,大家會碰到一起,互相對對《黨的女兒》的台詞,找找感覺。當《偉大征程》的演出告一段落時,他們立即轉戰國家大劇院繼續排練。在廖昌永心中,《黨的女兒》劇組很團結,也很温暖。

  全新挑戰

  民族歌劇的火候難拿捏

  要説演歌劇,廖昌永絕不陌生,但這次遇到的角色,讓他有些犯難。在本版《黨的女兒》中,廖昌永飾演的七叔公是一個非常立體的角色。早年間,嫉惡如仇的七叔公處處打抱不平,但他最終發現,個人的力量不足以改變時局,只有共產黨才能領導百姓推翻舊世界。

  在廖昌永飾演的眾多歌劇角色中,七叔公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“老年人”。“體態、語氣、聲音的色彩,都要符合七叔公的年齡。”但作為勞動人民,七叔公手腳卻極為麻利,智鬥叛徒時,閲歷豐富的他更有狡黠的一面,拿捏一些雙關語的台詞時,“要讓劇中的叛徒聽不明白,又要讓現場觀眾聽得明白”,其中的火候,實在不好拿捏。

  《黨的女兒》也是廖昌永演繹的第一部“純粹”的板腔體民族歌劇。唱腔上,“我們不能把它唱成戲曲,但又要保留很多戲曲的風格特點。”在戲曲與歌劇之間,包括廖昌永在內的許多習慣了西洋唱法的歌唱家,都要重新找到一個平衡點。中國式“道白”取代了西洋式“宣敍調”,演員在舞台上連唱帶説,“語言的邏輯重音、演員的心理節奏要符合音樂的行進,卡得死死的,還要做到不脱節、不突兀。”廖昌永説,“另外,在肢體語言上,我們需要參考戲曲的一些手勢和動作,融匯到歌劇的表演體系中,這些都需要我們花時間去調整和研究,是全新的挑戰。”(記者 高倩)

關鍵詞:大劇院,《黨的女兒》,首演責任編輯:張曉鵬